我叫阿祥,大家都叫我阿熊,因为祥的台语发音很像熊, 而且我又身高180公分身材粗旷,所以大家都这么叫。 下面的故事是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,不;应该说发生在19个人身上。 且发生在台北市信义路三段的荒唐故事,这个事件绝对是真的, 不过连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不相信。 故事发生在去年八月,那时我28岁,又由于那时没有工作, 每天又沉迷于网咖及赌博所以欠了一笔小钱。 而我常去的网咖附近有一栋五楼公寓,从网咖的玻璃窗看出去, 我发现那栋公寓每天早上约八点左右,有一名约30岁出头的男子出门上班, 然后到晚上七点后才会回家。 但我意外的发现,不论是他晚上回家,或有事回家, 他都习惯按公寓五楼的门铃且每次都看见他先按二下, 再接着按三下然后门就开了。 于是我观察了约一星期,就跟我一个在网咖认识的朋友说这个有趣的事, 我这个朋友叫小宏他也跟着我观察约快二周。 就在去年八月的时候,我因为欠了朋友约八万块, 我跟小宏说后 这小子居然说: 我们去那男的房子里看看, 就照他按门铃的方式试一试搞不好真的会开门喔!原先我还没这个胆子, 不过在阿宏一再的怂恿下又让朋友逼债的情况下, 只好答应他了。 我们去买了一付手套与口罩,然后一早就在那栋公寓外等着那男子离开, 因为我们想等那男子离开后马上进入偷完值钱的就闪人, 他应该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回来。 于是我们看见了那男子离开后,阿宏大胆又迅速的去按了门铃。 嘟嘟--嘟嘟嘟,等了约五秒,喀--门真的开了。 我们蹑手蹑脚的爬上午楼,见到五楼的铁门只是扣上而已, 并没有完全关上。 这时我的直觉反应是里面有人,而阿宏却比我大胆, 他说: 管他有人既然来了就进入瞧瞧,快带上口罩吧!我们带上口罩及手套后, 就开着门探头探脑的进入看了客厅没人,于是更大胆的进入。 这时我轻轻的将门关上,然后我就看见有一个女子正在厨房洗碗, 她的长相我们看不见因为她背对着我们。 不过她穿着一件粉色的丝质睡衣,很明显的可以看见里面只有一件三角裤。 身材高挑玲珑有致,身高应有165公分以上。 这时我们都不敢动,却看见阿宏慢慢的走向那女的身后, 而我却紧张的想将他拉回来不过阿宏却已经到她的身后了。 此时阿宏将手套脱掉,然后伸出双手从那女的腰际抱了上去。 那女的忽然说: 你怎么又回来了……刚说完这一句话时, 那女的似乎发觉不对境 回头一看勐叫说: 你是谁。 正当要尖叫时,阿宏的一支手很快的堵住她的嘴巴, 然后将她拖到客厅的沙发上。 再拖的过程中,由于该女的丝质睡衣相当的滑熘, 而该女子又不断的挣扎所以她的睡衣有撕裂的行迹, 在她的挣扎时会不断的露出爽乳,以及那对乳头。 就当我正在享受的时候,阿宏叫我过去帮忙抓住她的双手, 我才示意到过去帮忙。 这时候我用一只脚的膝盖压住她的肚子, 一只手抓住她得双手一只手摀住她的嘴巴,而阿宏则到处找绳子。 这女趁阿宏放开她双脚时,不断的乱踢, 还踢到我的背。 我痛的大叫阿宏快一点。 阿宏从厨房拿了一条塑胶绳,将她的双手绑住, 再拿了一条毛巾堵住她的嘴然后跨坐在她的双腿上。 这时候我才有机会松开双手松口气。 这时阿宏双手正在她的双乳及腰际间抚摸着, 还说: 不要怕我们只是来借点东西,怎知道有个大美人在家呢?我们只好和你一起享乐啰, 不然就太看不起你了。 我在这时候才仔细瞧了一下,觉得这女的长的稍有姿色, 但不怎么亮丽不过身材却不错,光她那胸部左右不断的晃动着, 至少有34D以上再来就是她那双细长的腿, 如果能够将两腿扳开来玩肯定爽死了。 正当我这样想时,阿宏将头埋向她的胸部, 开始对她的乳头做起舌处动了。 另一只手也慢慢的从胸部游移到了她的下体。 而这女的却不断的呜叫着。 阿宏则将她的睡衣裙摆往上拉,再将她的内裤顺势的脱掉, 然后将整个手掌贴在她的整个下体上慢慢的上下搓揉着。 这时那女的叫声慢慢的变为微弱了,只有偶尔会有尖叫声。 阿宏这时将她的中指慢慢的俏起来,在她的下体上顺着沟缐来回的画着, 当手指碰到她的敏感点时会明显的看见她稍稍的将头往后仰起, 似乎正在慢慢的享受着。 这时候阿宏要我一起也过去,我迅速到了她的身边, 伸出舌头开始勐吸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则不断的搓着她的另一个乳房。 而阿宏从她的腿上下来,慢慢的将她的腿拉开, 并说: 你要是配合一点我们会好好的对待你, 如果不听话下场自行看着办。 说完女的没有吭声,不过阿宏将她的腿拉开, 她到也满配合的。 阿宏将鼻子凑近闻了一下说: 好香喔!有淫水味喔!你兴份了对不对。 话一说完,那女的将腿合了起来,似乎有不好意思的感觉。 不过阿宏又将她的腿拉开,开始将往她的阴部舔了起来。 过了一会,阿宏又将手指插进她的穴穴内, 开始抽插起来。 只见那女的闭着嘴巴,想哼又不敢哼,弄得阿宏更是兴份, 只想要她叫出来所以就由一只手指变两只,且加快速度抽插着。 最终那女的受不了叫出声来, 直说: 不要再弄了, 我受不了了。 这时阿宏才停了下来。 不过阿宏并没有放弃,将那女的拉进房间, 甩在床上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和内裤,迅速的压在那女的上面。 这时那女的惊慌的勐叫,而阿宏提起老二往她的阴部插了进去, 那女的’ 啊’ 了一声就随着阿宏的一进一出的叫着, 也搞不清楚她是哭还是爽。 这时我也兴奋起来,于是也脱光衣服上了床, 开始抚摸她的乳房与全身。 过了一会, 阿宏问她: 要不要将你的嘴上的毛巾拿掉, 不过你不能乱叫。 那女的用力的点头,似乎被堵嘴巴有点难受。 这时,我将她嘴上的毛巾拿掉,见她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。 而阿宏将她的双腿抬高放在肩上,用力的将腰下沉, 使的老二插的更深更有力。 那女的开始叫着’ 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, 双手被绑着还不断的出力抓着枕头。 我看着她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叫着,尽然顺势的将自己的小弟弟塞进她的嘴巴, 而她却一点也不惊慌的开始为我口交。 忽然她吐出我的老二说: 可不可以将我的手松开, 我会配合你们的。 阿宏说: 好,量你也逃步掉。 于是我将她的手松开,她甩了甩手后,顺势的抓起我的小弟弟往她的嘴巴含进去, 我们看她这么配合于是开始翻云覆雨的3P游戏。 不过说真的,那女的还真来真的,她不但什么都配合, 还会主动的要求换姿势似乎好久没有玩过一样, 好像闷了很久似的。 我和阿宏一前一后的交换,她也都不嫌脏, 甚至还将二根小弟弟同时舔真的是前所未有。 就在最后我们要射前五分钟,她居然要我插她屁眼。 我还怀疑的问: 真的吗?她还回答: 快点。 由于她的淫水四起,早已经湿遍她的阴道和屁眼, 甚至大腿与床单都有淫水。 所以她趴在床上翘着屁股,我将老二对准她的屁眼, 缓缓的插进去。 我看见自己的小弟弟慢慢的淹没在她的屁眼内, 而她也叫的更大声。 阿宏则在旁说: 用力插,她才会爽。 我看见整根小弟弟插进去后,开始往后拉出, 然后开始活塞运动。 而她得叫声也叫的异样,似乎相当的舒服一样, 比起插穴穴还爽。 这时阿宏不忘将她的老二塞进她的嘴巴内, 开始抽插起来。 不过一会后,阿宏躺在床上,要她用屁眼坐在他上面, 那女的照做。 然后我在插进她的穴穴内,这时她正享受着二根老二的抽插。 我们慢慢的加速,她也不断的叫喊着,我们都还害怕被邻居听见, 于是叫她小声点。 她却说,隔壁没有人在,放心吧!听她这一说, 我们就更放心的大胆完了。 这时阿宏快受不了了, 直说: 我要射了, 我要射了。 那女的带着淫叫声说: 射在里面吧!最后听见阿宏: 啊……的一长声, 将他磙热的精液射入她的肛门内。 这时我更加卖力的干着她,还将她翻转过来, 两个洞轮流插。 我还故意问她说: 两个人干你爽不爽啊!她说: 爽……爽……好爽……我又问: 要是不够, 我们帮你多找几个人来玩好不好?她似乎兴奋过头的说: 好……好……越多人越好……我们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于是又问: 真的吗?你不怕被干死……她还真的说: 不怕 快叫人来干我……这时阿宏真被她惹兴奋了 拿起手机说: 我真的要打电话叫人来干你了喔!她还带着淫声说: 好……快打……这时阿宏真的打给了一个叫阿基的人 给了他地址后说约十分钟到。 她听见十分钟后说: 太久了,找个近一点的。 我们一听她玩真的,于是我要阿宏打到网咖找阿益。 阿益本来就是一个色胚,一听说有好玩的, 二话不说就直奔上来。 阿益原先还不肯相信,不过看见我们三人都脱的光光的, 他不信也不行。 于是他也很快的脱光,将老二塞进她的嘴巴里。 这时阿宏也继续打点话叫人,不过因为太早, 还找不到人。 过了没多久我也射了,我将经子射进了她的穴穴里。 然后又换上阿益干她的穴穴。 而我也开始联络我那一裙狗档。 过了没多久之前联络的阿基也到了,也加入战场。 约到了十一点多,陆陆续续来了’ 鬼仔’, ’ 小朋友’’ 牛仔’ 等等,光是这时候已经有四个人在玩她了。 而我,阿宏和阿益也不断的打电话叫人来。 到最后叫来的人我都不认识了,不过看她倒是摔瘾的。 这个游戏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多,总共来了十八个人, 每个人也都平均玩了二次以上。 就连我和阿宏也在中午后又干了一炮,干的两腿都发软。 而她从早上被我和阿宏开始干,到了下午五点多都没有停过。 无论她的穴穴,屁屁或嘴巴绝没有停超过一分钟, 最多人的一次是下午二点她的穴和屁眼各一根, 嘴巴也一根两手各握一根,还有一个人在吸她的乳房, 总共六个人。 她的乳房被吸的有点肿,而阴唇也被干道翻转过来, 到了中午她更无力的瘫在那里任人随便玩随便插。 不过我们并没有虐待她,中午我们还叫人买东西给她吃, 还喂她呢?也买运动饮料给她补充水分呢。 最后在结束之后,她只希望我们不要再进入这屋子了, 因为没有什么好偷的也不想这样的关系理不断, 所以从现在开始要我们玩我们的网咖她过她的生活, 互不认识。 而我们也不是无耻之徒,也很有信用的答应她, 所以至今已经半年多都没有去吵她了。 回想起来,这女的可真带劲,想不到可以被玩这么久, 足足被插八个小时玩了40次以上。 女人的耐力真厉害。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