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后针,两般皆不毒,最毒妇人一心。汉高祖刘邦生前宠爱年轻貌美的戚夫人,把吕后冷落了,吕后怀恨在一心,一俟刘邦死后,便对戚夫人加以惨无人连的大报复…汉高祖刘邦有两个老婆,一个是元配吕后,另一个是戚夫人。刘邦自从得到戚夫人后,逐渐和吕后疏远。因为戚夫人年轻貌美,歌琴书画无所不晓,比起乡下婆出身的吕后真是一在天上,一在地下。因此,戚夫人可以说是刘邦最宠爱的人。吕后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是咬牙切齿,对戚夫人恨之入骨。公元前一九五年四月,刘邦病死,整个太权便落在吕后手上。吕后当权之后,第一件事情便是对付戚夫人,当然,她此时大权在握,要杀到戚夫人可以说是易如反掌。但是,俗话说:最毒妇人心,一点也不错,吕后下定决心要折磨戚夫人,自然不会把她杀掉这么简单,她要戚夫人受尽凌犀。长安有家大妓院,名叫“万花楼”。有一天,万花楼的老鸨突然接到吕后的圣旨。原来,吕后把戚夫人贬为平民,强迫她到妓院当娼妓接客!戚夫人本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的皇妃,转眼之间倏成为一位千人骑,万人嫖的下流娼妓,这对她的心灵的打击是何等巨大!这就是吕后处心积虑想出来的毒计,在心理上慢慢折磨她,比起在肉体上摧残她,更为贱忍!可怜的戚夫人沦落到此地步,曾经想自杀。万花楼的老鸨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,非常同情戚夫人。“戚夫人,我接到吕后的圣旨,如果你不当妓女,我整个妓院都要被烧掉。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保存生命是最重要的。我想,吕后也是一时之气,只要你当了妓女,她的仇也就报了,气也消了,你也就可以活下去了。再过几年,吕后一死,你也可以恢复自由了。”老鸨这番话果然打动了戚夫人,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是人?她只好红看脸,答应老鸨。老鸨心头一块大石头落地,马上叫人替戚夫人化装打扮。戚夫人本来就很漂亮,再一化妆,更是艳若天仙,倾国倾城…老鸪把戚夫人带到大厅,介绍给各位嫖客。“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姐姐如意,还请诸位大爷多多捧场啊!”这些嫖客们一见戚夫人,个个骨头都酥了,大家争先恐后,各出高价,希望第一个嫖得戚夫人。经过一番激烈的竟投,长安首富任岳胜出了。戚夫人偷偷瞟了瞟任岳,心中不由暗暗叫苦。原来这个任岳五十多岁了,又瘦又丑,让人一看就恶心,戚夫人初次当妓女,心中自然希望嫖客又年轻又漂亮,但是,现在,她已经身不由己了。老鸨把戚夫人和任岳送入房中,把门关上,任岳已经迫不及待,拥看戚夫人狂吻。戚夫人一阵颤抖,生理上产生极大的反抗,她两手一推,把任岳推开!任岳并不恼怒,又去伸手去抚摸戚夫人的胸脯…“啪!”一声,戚夫人情不自禁,打了他一个耳光!任岳抿着脸,仍然没有发怒,他笑了。“如意,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性格。我看得出来,你是第一次当妓女,所以会很不习惯,这样吧,我准备出重金,替你向老鸨赎身,过了今晚,你就成了我的妾侍。虽然我又老又丑,但是我有钱,你可以享福…”戚夫人一听,当这个糟老头的妄侍,总比做妓女受众人侮辱好得多!她默默垂下了头…任岳知道她的心已经答应了,便笑看说:“不过,今夜,你要好好服侍我,让我满意,我才会替你赎身,就像买货一样,总要先看看货办…”任岳说着,他的手又再伸到戚夫人的高耸的胸脯上,放肆地捏着!娇羞涌上了戚夫人的险,但是地强忍着,不敢发作,得罪了任岳,自己就要当一辈子妓女了!“一定要讨得他欢心!”戚夫人警告自己,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,彷佛,在享受任岳的抚摸…“任大爷…”“不要叫大爷,叫我好哥哥。”戚夫人羞得更厉害了,她的樱桃小口又张又合,始终叫不出来…“快叫!快叫!”“好…哥哥…”戚夫人叫完之绶,羞得整个人扑到任岳怀中,把整个粉面掩在他怀中…他的双手肆无忌惮地在戚夫人的背上怃摸着,在她丰满的臀部捏着…任岳两手紧紧搂抱着戚夫人,被她的轿羞煽起了全身的火焰…任岳迫不及待脱下了自己的裤子…戚夫人连忙闭上眼清,不敢看。“看!”任岳抓着她的头:“我要你看!”戚夫人只好睁开眼睛:任岳的东西比刘邦大…“怎么样?你看到甚么?”.戚夫人全身发抖,这是他当皇妃以来任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玩弄…“我…看到…好哥哥的…又粗…又大…又长…”“小婊子,你喜欢它吗?”“喜…喜欢…”“喜欢?快含住它!”戚夫人呆住了,即便和刘邦寻欢做爱的时候,刘邦也不曾要求她作出这种下流的动作,想不到今天晚上,偏偏这个糟老头…她咬紧牙关,闭紧嘴唇…任岳狞笑看,把东西一直送到她嘴边…“快含它!”磙烫的粘粘的东西揉着戚夫人的红唇…“咬掉它!”她内心产生了一种冲动,但又转念:“不…我不能一辈子当妓女,我要讨好…”樱桃小口张开了,塞得满满的…她的脸羞得像抹上千层胭脂…血液在沸腾…一进、一出、一前一后…他沉浸在放浪、刺激之中…戚夫人的樱桃小口又紧又贴,团团包围,密不透风,产生了转擦…任岳从来也投见过这么漂亮诱人的女人,他全身她的舌头又湿又热又灵活,轻佻地挑拨着,产生蚀骨的酥麻!“小婊子,你真是天生的小婊子!”任岳大叫着,连忙撕开了自己全身的衣服,跳到床上去…他眼光闪看疯狂的目光,双手在戚夫人的衣服上摸索着…一件,又一件…所有的衣服坠地了…戚夫人羞得无地自容,她连忙逃到床上伏着,像一只白羊…任岳看着这具人间极品的胴体,看着那一道道诱人的曲缐…好像泰山压顶一般,他紧紧压着戚夫人,一双多毛的大腿疯狂磨擦着…他把戚夫人翻了过来,胸脯朝天…戚夫人闭上了眼睛,她感觉到任岳贪婪的嘴唇含住她的两颗葡萄…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觉从乳尖上传入,使得她全身像喝醉酒时一般无力…任岳疯狂吮吸着,彷佛要吸出她的奶汁…戚夫人似乎又回到了和刘邦颠狂的梦景中…任岳的嘴巴忙碌着,他的手也没有闲着…他又瘦又干的手指径轻拨开茸茸的黑毛…“啊…”戚夫人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…任岳像寻宝探秘一般,手指灵巧地搜寻着,转弯抹角,左右开弓…“喔…不能摸…不…”戚夫人却觉得自己又渴又燥…任岳的手指给她带来了意料不到的感觉…“啊…你…我…好哥哥…”任岳发现,她已经湿润了…“小婊子…你流水了…”戚夫人满面通红,双目闪看妩媚的光芒!她把两条雪白的大腿举了起来,高高翘着,无耻地分开着…“小婊子,你想撒尿?”任岳挑逗着她,戚夫人面上更红了,她没想到自己会变得这么下流…“好哥哥…别逗我了…我实在忍不住了…你救救我吧!”“怎么救你啊?”任岳故意在洞外盘旋,久久不入…“快…快插入…求求你…插…”戚夫人的叫声更响了,她的双腿分得更开了…任岳被她的媚态弄得全身血脉愤张,他一手抓住她的一腿,勐地挺入…空虚变为充实,饥渴变为刺激!戚夫人只觉得全身每个毛孔都充满畅快…“好哥哥…你快动…”任岳从来也没有看过这么骚的妓女,他鼓足力气,一下子狠插了三百下…“太舒服了…”戚夫人狂叫…“好哥哥…你插得我…成仙了…”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小淫妇…我是小淫妇…我是哥哥的小破鞋…快…再用力…对了…这一下…插到我的…花心了…我的…好哥哥…”戚夫人的脑中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忘记了自巳的命运,她只想享受这一刻…“插死我吧…我早知道…做妓女…这么刺激…我早就来当妓女了…早就来挨哥哥…插了…我又丢了…”她在床上下流地叫看,比妓女更下流…任岳被她的骚态刺激得快疯了,她又深深吸了口气,狂插了一百多下…两个人在床上搂成一团,叫成一团,乐成一团…天明之后,任岳果然舍不得戚夫人,便用重金向老鸨赎了身,把戚夫人带回家去当妾侍。没有多久,这件事情被吕后知道了!“大胆任缶,我本来是要这贱货去当妓女受苦,你反而把她接去亨福?”吕后大发雷霆,下了圣旨,把任岳砍头示众,全家充军!万花楼也受了牵连,老鸨被抓去绞死,整个妓院也被火烧了。可怜的戚夫人没享几天福,又被吕后抓了回去。吕后从监牢中抓了二百个犯人,命令他们轮流去强奸戚夫人。犯人们如狼似虎,面对如花似玉的戚夫人,更是疯狂奸淫…戚夫人咬紧牙关,忍受这奇耻大辱,只求活下去。但吕后仍不死心,当戚夫人被二百多人轮奸之后,奄奄一息,她又叫人把戚夫人的手和脚全部砍断,把她的眼睛挖去,把她的舌头割掉,又整聋她的耳朵,然后把她丢到厕所边…可怜的戚夫人除了生命之外,她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。~终